余名曰柯罗krau,自以真名谐音取之。

作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

余幼时即好玩乐,尤善电子游戏。四岁能用手机,无师自通。六岁修理疑难杂症,乡里莫不知。七岁借父诺基亚与人聊,或帮回消息,能辨吾为小孩者鲜有之。若辨,未尝不矍然惊叹。诺基亚者,数年前按键机也,与今者比之,屏小,内存甚小。彼时流量又甚少,多为30M,月资5元,然足以玩乐。尝玩经典游戏甚多,如若《钻石狂潮》、《口袋妖怪》、《蜡笔小新》,下载于qq游戏中心,多为盗版搬运,未曾计较。

彼时,伯叔有智能机尼采一部,其现已倒闭多年。家有一弟,小余三岁,常带其玩游戏。《植物大战僵尸》通关数次,以伯叔话费氪金数次。伯叔又有一平板,为三星首款,现仍保存,已难开机。平板上《忍者猫》、《捕鱼达人》屡玩不厌。约二年,伯叔又购oppo一台,内存1+4g,可谓之大,更可玩也。

同时,父亲掷千金从熟人店中购一手机,品牌酷派,型号7295+,1+4g,处理器甚是拉胯。余母见之心痒,无何亦购一手机与同店,为中兴u819,费六百,512M+2G,体验极其卡顿,方知被坑,自此与此熟人断绝。尝用父手机玩《口袋战争》数年,至其游戏公司倒闭。用母手机玩《Minecraft》,至今仍玩。彼时余年十,今已十七矣。

舅妈曾有苹果一部。舅家有余一表妹,小余仅三月,青梅竹马,未少交构。用舅妈手机玩《捕鱼达人》,虽表妹争抢,仍乐其中。小学三年,表妹转学,至今未再同窗。彼时余辈从舅玩《穿越火线》、《拳皇》等,只观之,未亲玩。

尝从父游于电玩厅,时年盖八,厅内烟气呛鼻,专顾玩,忍之。每玩至日落人定,父必诫余曰:“不可告汝母也!“吾亦从之。虽然,至家中难少争吵。

自小有一友,名昌。其家有电脑,余常至其家共同玩乐,多为某网站小游戏,彼时仍感颇为有趣。昌好动漫,与余同观《守护甜心》,便为余所观动漫首部。时余年七。至初中,昌转学,三年未曾谋面,仅有网上寒暄。至高中,昌与余同校,然未在同班,虽然仍能相见。数月前,昌带手机被退学,转去私立。

初一,母因照顾小妹辞职一年有余,于家闲坐,欲兼职淘宝,遂购电脑,费二千,实则又被熟人坑。既见电脑,余喜,自此终日坐于屏前,时而帮母打理淘宝,多为玩乐。小游戏玩遍,直至觉其无趣。玩乐之余,学技甚多,涉猎广而不深,故各方面可与白丁夸之。同时,交一友,名康,为小学旧相识。康身宽体肥,面憨肤黑,同班者恶之,然吾习惯矣。康善电脑,较之余先,然有恃才陵藉之感。至高中,余至一高,康二高,遂少谋面,时有相约叨扰。

初中二年春,舅爷与余一手机,为杂牌,且极反人类,但余亦大喜。较之同龄,余得手机犹晚矣。同年,入b站,为听v曲。彼时b站较今者甚好,人不和而同,圈子不大而乐,反观今者,未尝不痛恨于商业资本也。同年,余甚发兴趣于特效,专学至今。但奈高中忙碌,所学已忘大半。入ACG愈深,今日已难脱离。玩《崩坏三》,至今已四年矣,与多友人共乐。又入坑galgame,至今推完数十部。亦于次年,余初至网吧,其烟味可比于电玩厅也,此后必戴口罩而后入。余于网吧玩崩三,而同龄者皆玩《英雄联盟》、《王者荣耀》。余虽尝玩,恶其打杀诮骂,无何退游,决不反。

同年尝交一友,曰春。其成绩欠佳,因留级。与春玩mc多年,一存档已五年矣。春挖矿爆肝,余摸鱼划水。中考过,余升高中,春继续复习。数月,又转职专,专业设计。自此欲相谋面可谓难矣,仅能网上相闻。

初中三年,入坑音游,玩《cytus2》、《musedash》、《osu》、《dynamix》、《arcaea》等。亦尝购曲包。余虽手残指僵,仍乐于其。屡败屡战,饶有兴趣。彼时吾于各游戏兴趣已失,仅玩音游、崩三、mc三者也。将中考,仍忙中作乐,打歌收曲,未尝止步,看番听v,不曾停息。

初二尝交一友,曰春。其成绩欠佳,因留级。与春玩mc多年,一存档已五年矣。春挖矿爆肝,余摸鱼划水。中考过,余升高中,春继续复习。数月,又转职专,专业设计。自此欲相谋面可谓难矣,仅能网上相闻。

中考过,父母迫余上补习班,遂拉二友,曰波、辉,逢另一友于其,曰龙。至补习班,余风波、辉二人退王者,玩崩三,从之,遂同玩一暑假,直接二人仍玩。

作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

带平板被抓了要听课反省,不写了——2021.4.23


其实本来不打算发上来的,因为是在作业本上随便写的,还要打字到电脑上。但考虑到丢失的可能性,就一句句地打了上来。因为一堆的塑料文言,打字的时候血压飙升不少。

所以说到底还是发出来了,~~ 现在自己看看都不知道当时都在写的什么玩意 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