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下午考试数学的时候开始头晕腰酸,我还以为是靠窗太阳晒+久坐导致的。晚上也吃不下去饭。一直到晚自习还是这样,挺到最后一节找来了温度计量了体温,39℃。
然后去找老师请假,一边写着请假条,一边听着老师和另一位同学家长的电话:“如果明天还是不舒服就别来考试了,身体健康最重要。”
于是我犹豫着把请假区间写到了15日晚上。
交给老师签字。
“明天不来考试了是吧”
我:“多写点,怕万一来不了”
“哼,多写点。
你就不能少写点,真要是撑不住了打电话再请。
干什么事都要少点骄气,你就是骄气太大。
家长不舍得让你吃苦,你也就没吃过苦。”
说完给我签好了字。
我昏昏沉沉地走出办公室,到门卫室给我妈打电话,在门卫室等了三十分钟左右。

在路上,对我妈说了老师的话,但没提那句“家长就不舍得让你吃苦……”,我妈则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这是因为考试很重要。
已经是临近十点,街边的卫生所都关门了,去医院怕被隔离,就去了一个有交情的医生家里。
打了一针,开了三四天的药。回家下了两包泡面,吃完药就睡了。
半夜出了一身冷汗,我妈来给我送了杯水。早上七点多才醒来,已经退烧了。
八点半开考,从老家八点多出门,路上我看着时间已经不够了,但我妈坚持让我去考试,因为考试很重要。

等我进班的时候,物理考试已经开考十几分钟了。把物理和下一场的生物都胡乱做完。中午我妈接我回家吃饭,下午英语考试又是开考了才进班。
考完六场,晚上学校又加练了一套理综小题。

这一天是怎么过去的我浑然不知,只只记得唯分数至上,唯考试为重的他们。
今晚放学,我妈打电话问我,明天要不要休息,我冷笑。
“考试都不让我休息,还谈什么明天呢”
“就是因为考试很重要,才不能休息”